当前位置: www.89677.com > 互联网 > 正文

问题出在哪,三丽鸥威浪通耀大联手

时间:2019-11-13 00:50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三丽鸥正版授权,Bublar着手研发《Hello Kitty》AR手游 《Hello Kitty星光乐园》获授权 三丽鸥威浪通耀大联手 时间: 2015-07-15 09:01:24 作者:阿琼来源:87G手游网我要评论 《Hello Ki

原标题:三丽鸥正版授权,Bublar着手研发《Hello Kitty》AR手游

《Hello Kitty星光乐园》获授权 三丽鸥威浪通耀大联手

时间: 2015-07-15 09:01:24 作者:阿琼来源:87G手游网我要评论

《Hello Kitty星光乐园》获日本正式授权啦~上海通耀信息科技有限公司(Access Bright,以下简称“通耀”)日前与日本三丽鸥威浪(sanriowave)签约,获国际级超人气IP“Hello Kitty”角色授权,玩家喜爱的Hello Kitty手游就要来啦~快来了解下最新信息!

Hello Kitty诞生于1974年,她生于英国,名叫凯蒂 怀特(Kitty White),有5个苹果高,3个苹果重。开朗活泼,喜欢做饼干,喜欢弹钢琴,梦想成为钢琴家或是诗人,最喜欢吃妈妈做的苹果派。有只叫Charmmy Kitty的宠物猫,还有个相亲相爱的双胞胎妹妹。在40多年的岁月里,这个可爱的女孩被众多的粉丝喜爱,现在更是成为了全世界的大人小孩都喜欢的明星角色。

通耀将与三丽鸥威浪联手为中国大陆以及港澳台地区的《Hello Kitty》粉丝,在移动互联网端量身定制一个梦幻般的《Hello Kitty星光乐园》。

图片 1Hello Kitty星光乐园

通耀董事兼总经理秦智勇表示:在中国移动互联网蓬勃发展的大潮下,通耀通过持续不断引进海外的著名IP,一直朝着国际化的“泛娱乐”公司在发展。

秦智勇先生还提到,三丽鸥是一家充满梦幻和活力的公司。本次在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市场与三丽鸥威浪联手打造的《Hello Kitty星光乐园》项目,只是双方合作的开始,通耀希望与三丽鸥威浪在更广阔的范围与授权方面进行合作。《Hello Kitty》是通耀“打造最优质的泛娱乐平台”的重要一步,在今后的“泛娱乐战略”中,通耀将继续与国内外媒体、渠道进行深度合作,为用户提供最佳的移动互联网体验。

相信本次通耀与三丽鸥威浪关于《Hello Kitty星光乐园》的合作,将会为中国移动互联网在IP泛娱乐产品开发、发行、运营方面,提供极具参考价值的案例。同时,也会为移动互联网用户验到更多更好的IP泛娱乐产品开启全新的里程碑。

玩家们是不是很期待《Hello Kitty星光乐园》这款游戏?不要急,现在马上关注起来,最新的《Hello Kitty星光乐园》游戏信息,小编以后会陆续奉上哦!

虽然管理得当,利润率提高,但Hello Kitty的总销售额连年下降还是难掩颓势。这只可爱猫咪还有新花样吗?

图片 2

大受欢迎的“Hello Kitty”将要迎来自己的AR手游

这只36岁的中年猫咪正在被人遗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文/李婉雪,编辑/陈默。

映维网 2018年09月10日)大受欢迎的“Hello Kitty”将要迎来自己的AR手游,因为三丽鸥已经向瑞典游戏工作室Bublar Group AB提供了相关的授权。届时我们将能看到Hello Kitty以及三丽鸥旗下的其他角色出现在AR世界之中,包括双子星,美乐蒂和蛋黄哥等等。

东京市场研究公司Character Databank每年都按卡通形象销售数据,编撰日本最有价值卡通形象排行榜。三丽鸥公司旗下的Hello Kitty在2002年就失去了日本销售总额冠军宝座,而且再也没有回到这一位置。

Hello Kitty,这只头戴蝴蝶结的“无嘴猫”,曾燃起过一代人的少女心。如今45岁的Hello Kitty也不得不面对“严重脱发”的困扰。

图片 3

在5月发布的最新市场调查中,Kitty排名第三,远远落后于冠军面包超人,以及游戏公司任天堂旗下的宠物小精灵。

2019年5月,Hello Kitty背后的“操控手”、日本三丽鸥公司公布了2019年3月期的年度决算信息。从公开的数据来看,三丽鸥在2018年的总营业额达591.2亿日元,同比降低了1.8%。营业利润47.86亿日元,同比减少16.5%。经常利润为58.36亿日元,同比减少3.1%。归属母公司当期纯利润为38.8亿日元,同比降低了21.3%。

Bublar Group AB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Magnus Granqvist表示:“Bublar的使命是以一种有趣的方式来融合现实世界和幻想世界,将增强现实和数字内容与真实世界位置连接在一起。我们十分期待将可爱的Hello Kitty,以及三丽鸥的其他角色带到AR世界。在过去近45年的时间里,Hello Kitty一直在为世界带来欢乐。”

日本的卡通产业被称为ACG产业,动画、漫画和游戏交错成一个庞大的产业链。一些人气卡通形象会跨界三大领域大举淘金。

事实上,这个至今已有45年历史的大IP,市值正面临着大幅的缩水。

这款游戏将允许玩家通过智能手机或其他兼容设备来与虚拟角色进行交互。游戏世界将充满隐藏的“卡哇伊(可爱)”魔法和宝藏,而玩家需要找到所有的它们。通过利用基于位置的AR技术,这家工作室希望创建一款多人游戏内容,向现实世界填充粉丝将十分了解和喜爱的角色与元素。

但Hello Kitty是只没有嘴巴不能说话的名猫。1974年的设计师没有想到玩具形象会和日本今后的卡通产业利益链联系在一起。三丽鸥也曾让Kitty在一试播的动画片中开口说话,可这在粉丝中掀起了轩然大波。Kitty没有嘴巴的形象在他们心中已经根深蒂固。

不过,我们也可以看到三丽鸥正在试图扭转这一颓势。今年3月,三丽鸥正式确定并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已与美国制片公司FlynnPicture、新线电影公司达成合作,将旗下Hello Kitty等知名卡通形象推上全球银幕的消息。据公开资料显示,公告发出后,该公司股价盘中一度大涨逾12%,创下自3月16日以来的最大盘中涨幅。

三丽鸥首席运营官Simon Gresswell表示:“对于这款游戏,我们的粉丝可以在混合现实中与所有的三丽鸥角色见面并进行互动。我们受到Bublar创意团队及其AR知识的启发。他们对创造创新手机游戏和应用的热情属于最高水平。”

这意味着三丽鸥不能进军电视动画这条回报丰厚的通路,而且无法通过传媒制造新的影视作品和话题,以延续卡通形象的生命力。

最近一次有关这个电影的公开消息是,新线影业将把Hello Kitty的故事拍成一部英语片,片中也会有懒蛋蛋、美乐蒂、双子星等别的三丽鸥旗下角色,目前电影正在寻找导演和编剧阶段。电影尚未确定是动画电影还是真人电影。

这款游戏的其他亮点包括,玩家可以收集资源并建造和扩建自己的“卡哇伊(可爱)”村庄。你需要寻找线索才能揭开三丽鸥宇宙的神秘面纱,而在你解锁更多角色时,你可以自行或与朋友一起进行探索。据悉,游戏将在2019年面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从目前经验来看,Kitty只在商品化和授权领域让人印象深刻,它的游戏生意也略好于电视动画尝试。三丽鸥的销售额来自产品销售和授权费,只是自1999年以来连续十年呈缩水态势。三丽鸥公司5月14日宣布,截至今年3月,由于形象授权收入和产品销售双双下跌,它们在日本的年度总销售额下跌了3.3%。

与好莱坞方面积极开展相关IP的电影内容合作无疑是一次积极的自救。历史再悠久的IP也有衰落的一天,当经典IP势能逐渐减弱,又该如何寻求它的新延展性?或许我们可以从Hello Kitty与三丽鸥的沉浮中一窥究竟。

责任编辑:

更糟的是,美国范本—迪士尼有一系列人气角色,而三丽鸥只是Kitty一枝独秀。

三丽鸥的成功羁绊:海外市场和IP授权

三丽鸥推出的所有新形象都没能像Kitty那么成功。“大家太喜爱Kitty了,它让我们打造的新形象都黯然失色。”Hello Kitty首席设计师山口裕子说,公司也试图改变这只猫的形象,比如增加黑色效果,但收效甚微。

根据维基百科显示,还在2018年的时候,Hello Kitty还以全球IP营收800万美元总值,排名世界第二,仅次于Pokemon。这个诞生于1974年,原本只是三丽鸥预定推出的一款小钱包上的卡通设计图案,谁能想到在40多年后,这只小猫在全球范围会有800万美元的身价。

“卡通人物业内有条不成文的规则:你不能让一个卡通形象一下就红透了半边天。”早稻田高级研究所创意产业专业副教授七丈直弘评论道,“月满则亏,水满则溢。人们开始厌倦了。现在三丽鸥陷入了困境。”

图片 4

三丽鸥在创业前三年的销售额中增长了七倍,公司老板曾担心狂热的消费者对这一品牌的喜爱之情将消磨殆尽。这份担心在36年后的今天成为现实。

Hello Kitty与哆啦A梦等动漫形象一起被认为同属日本国民级IP。

比Hello Kitty更可爱

早在上世纪90年代,经历过80年代一波动漫热潮的日本,就已经掀起了“IP经济”的雏形,Hello Kitty也正是乘着这一波热潮,逐渐火遍日本。到了90年代末,从公开资料来看,Hello Kitty的形象在女高中生及年轻女白领中深受欢迎,三丽鸥的营收也因此一度达到高峰,超过1500亿日元。

01 面包超人

到了2008年,毕业于哈佛MBA的鸠山玲人加入三丽鸥,三丽鸥经营策略的重心从商品销售转向对海外市场的拓展与IP授权。

由日本漫画家、绘本作家柳瀬嵩创造的绘本角色。同名动画播放了20年,总计超过1000集,是全世界登场人物最多的动画系列片。和名侦探柯南等卡通形象一样,每年都会推出电影剧场版,今年将推出第22部。事业领域包括手机及网络内容、电子书、动画、游戏、商业广告等。

三丽鸥官网显示,三丽鸥逐渐向中国及欧美等地区开放了各造型人物授权,范围包括各种有形、无形商品,品牌代言与合作、各类市场活动,和大中小型乐园、餐饮娱乐、教育卫生等。从公开资料来看,2008年,三丽欧大陆零售店曾至109家、上海16家。

02 宠物小精灵

到了2011年,浙江银润休闲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和日本三丽鸥株式会社正式签订合作协议,宣布启动其将在浙江省安吉县建设的中国首个Hello Kitty家园项目,2015年7月正式开园成为中国第一个以Hello Kitty为主角的主题乐园。

日本任天堂公司于1996年推出的一款昆虫收集对战游戏。任天堂趁此热潮,推出后续的一系列游戏、漫画、书籍、对战卡片及周边产品,还联合日本东京电视台推出电视动画,以及一年一度的剧场版动画电影,更在1998年成功进军美国,并拓展至世界各地。任天堂已成立子公司Pokémon公司开发宠物小精灵相关事业,包括商店和游乐园。

图片 5

03 Tarepanda

中国Hello Kitty乐园 图片来源于网络

和Rilakkuma

在欧美方面,据官网资料显示,截至2012年,三丽鸥在欧洲的授权对象已达到759家,北美、南美共达597家。

由日本SAN-X公司的两名普通员工设计的卡通小熊。拓展路线和三丽鸥类似,尚未推出影视作品,目前处于迅速发展阶段。周边主要为绘本、游戏,趴趴熊在南非有一家主题餐厅。

不过从三丽鸥公开的信息来看,虽然版图拓展如此之大,但由于旗下主题乐园经营不佳、资本市场投资失利等因素影响,业绩出现颓靡,在近5年内三丽鸥分区域营业利润的表现上都不尽如人意。欧洲、美洲、日本国内市场营业利润均出现下滑,但与之相反的,三丽鸥在亚洲市场上,却出现了平缓上升的趋势,如今,亚洲,其是中国市场,已经成为三丽鸥海外的第一大市场。

三丽鸥的“失落”:

产业布局零散,缺乏核心介质,未抓住当代年轻人喜好

当然,三丽鸥立志挽回颓势。定下“至2021年,公司营业利润要恢复到100亿日元水平”计划的继承者辻朋邦(Tomokuni Tsuji)做了一系列的努力和尝试,然而,在经营方针上,似乎并没有很好的顺应当下快速发展的网络时代,也并未抓住这一代年轻人的喜好及规律。

以成为三丽鸥海外的第一大市场中国为例,三丽鸥这些年在中国的铺设,可以说是“丰富而用心的”。

这一点从三丽鸥中国官网上一系列授权案例中可见一斑。无论是在与麦当劳、水星家纺、b+ab等各类品牌的联动合作,还是在深圳、上海、宁波等地开设的Hello Kitty的主题Cafe、餐厅、乐园,甚至是加强与电商的贸易合作,售卖日本三丽鸥IP的相关商品等。

同时,三丽鸥也在2018年新设立“动画·数字事业部”,专门负责动画、游戏、数字产品开发。Hello Kitty的系列动画也出现在了中国视频平台上,然而以爱奇艺上《Hello Kitty之原创动漫系列》的视频为例,多达61集的动画热度仅有275。

图片 6

《Hello Kitty之原创动漫系列》在爱艺奇上热度指数截图

在游戏上,与Hello Kitty相关的游戏多是偏向休闲和少女风的小游戏,在大体量或剧情人设精美的长线手游面前,Hello Kitty占不到丝毫优势。

从公开数据来看,无论是一系列的联动合作及主题餐饮娱乐,还是IP的系列动画,其消费主力群体还是集中90年代年龄群体,至于00年代及以下的低幼群体,比起Hello Kitty似乎对《小猪佩奇》《熊出没》这样的动画更感兴趣。

这一系列的布局,也可以看出,三丽鸥从战略层面而言,是较为失败的。

首先,在当下发展如此迅速的网络数字时代,三丽鸥并未及时洞察这一趋势,加强其在数字化方面的核心力量,或许也因此,失去了抓住当下年轻人群在移动端的内容消费市场。

其次,在商品的联动与销售、及主题打造上,零散的地区分布和缺乏创新的经营模式,造成了三丽鸥在版图拓展中,缺乏一个相对系统化专业化的布局。

图片 7

CONVERSE×Hello kitty联名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最后,在内容开发上,相比多年前有着明确女高中生和白领人群的目标受众,现在的目标受众群体过于分散,且并不明确;在新内容开发上后继乏力,除80后、90后之外,并未在之后的年龄层市场形成对IP情感的延续,因此导致其系列IP的影响力和国民度逐渐消耗,受众群体愈发窄小。

相较之下,Pokemon在开发上则可圈可点。同为国民级经典IP,Pokemon在借由动漫作品《神奇宝贝》打开了本土及海外市场后,深谙抓住每个时代的主流受众群体的重要性,以每一两年都会推出只少一款新作的频率,将其IP影响力延续至今,最终也赢得了跨越多个年龄层“粉丝们”的喜爱。

在动画之外,早在2015年,AR游戏时代刚具雏形时,Pokemon公司、任天堂和谷歌便以高达3000万美元的投资,开发迎合时代新科技的全新游戏模式,以增强现实游戏对于GPS定位技术、故事的叙述能力,及进一步提升游戏设计。而根据系列IP开发的传统思路,由此衍生的游戏领域在之后也会大有可为。

正在热映的《大侦探皮卡丘》就是根据游戏改编而成。该片上映19天,已经在中国内地收获超过5.8亿元的票房,单日票房成绩仅次于刚刚上映不久的《阿拉丁》位列第二。从淘票票评分来看,从19岁以下到40岁以上的用户评分均保持在8分以上,其中19岁以下用户评分最高达8.9,30-34岁用户评分最低,也有8.2。

三丽鸥的“续命丸”:

孵化新角色?进军好莱坞?注重中国市场?

同为国民IP,境遇各有不同。面对势能逐渐走低的现状,手握Hello Kitty等IP的三丽鸥在战略上也开始进行一定的调整。

从三丽鸥官网来看,该公司在原本“面向特定用户群展开有针对性的营销;孵化更多新的角色,而不仅仅依赖Hello Kitty;重振商品销售事业,注重线下消费场景的体验感;海外授权市场分区域攻略”这四项战略的基础上,也顺应市场形势变化,在动画、智能手机应用、广告植入等领域分别进行了布局。

图片 8

从Hello Kitty等IP进军好莱坞也可以看出,在Pokemon、哥斯拉等IP通过好莱坞大电影,进一步增强其在全球的影响力、撬动新的IP势能之后,三丽鸥终于也不甘沉寂,选择更为主动的合作方式,即系列IP的电影内容合作的方式,寄希望能借助好莱坞在电影领域的专业度和全球影响力,拉升整个系列IP的势能,让曾经的国民IP重新焕发新的生命力。

据公开资料显示,此次与三丽鸥合作的电影制作公司中,新线电影为美国华纳兄弟子公司,曾制作了多部票房口碑双赢的影片,其中就包括《指环王》系列;而FlynnPicture也曾担任过大热电影《狂暴巨兽》《末日崩塌》的制片,公司的全球票房收入已超过32亿美元。

当然,从目前的总体投资和战略来看,三丽鸥依旧是保守的,且依旧未摆脱掉自己主要靠版权业务来盈利的模式。

正如野村证券分析师 Junko Yamamura 曾指出的,三丽鸥应当参考借鉴万代南宫梦(Bandai Namco Holdings)和任天堂的商业模式。后两者都“基于 IP 产权从事综合项目”,三丽鸥需要建立一个横向的组织,解决产品开发、数字业务运营等多方面的事务。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从三丽鸥提出的“Marketing Innovation Project 2021”的基本战略上,将重点放在三丽鸥动画、数字业务及注重中国市场等战略来看,三丽鸥已然对目前新时代下的新消费模式有所洞察,且正视到自己落后于时代发展趋势的事实,并据此作出积极的应对。

再从三丽鸥合并利润报表数据上看,2020年3月期的计划营业利润显示为61亿日元,计划经常利润为71亿日元。相比2019年3月期47.86亿日元的营业利润,及58.36亿日元的经常利润而言,跨了不止一个大步。

可见,三丽鸥对于新战略下自己的未来,还是信心十足的。然而在此战略下,已经45岁的Hello Kitty能否借助好莱坞的力量,让曾经的国民IP扭转颓势,在新的移动互联数字时代重新焕发新的生机,却远不只是一部电影可以证明的。从产业角度看,三丽鸥在与好莱坞进行系列IP的电影内容开发之外的布局和战略部署的推进情况,更值得我们关注。

编辑:互联网 本文来源:问题出在哪,三丽鸥威浪通耀大联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