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ww.89677.com > 互联网 > 正文

评论里又开始掐架了,玩游戏要坐牢

时间:2019-11-17 04:34来源:互联网
(amber-tear/译)每次刷新闻网站的评论时,你都会发现自己仿佛置身在一场激烈的骂战中。网络匿名的特性催生了网络暴力行为,以至于像路透社(Reuters)和《大众科学》(PopularScien

(amber-tear/译)每次刷新闻网站的评论时,你都会发现自己仿佛置身在一场激烈的骂战中。网络匿名的特性催生了网络暴力行为,以至于像路透社(Reuters)和《大众科学》(Popular Science)这样的网站干脆关闭了评论功能。为了让网友更加文明地参与讨论,必须得采取更有效的措施。近日,美国德克萨斯大学、普渡大学和怀俄明大学的研究者共同进行的一项研究结果发现,当评论中有新闻工作者参与时,评论的语言氛围会有所改观,网络暴力行为也可以有效地减少。研究结果发表在了《计算机媒介传播期刊》(Journal of 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上。

在搜索引擎上键入“UFO”,出现结果最多的除了各式各样的UFO目击新闻,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外星玩具厂商广告,就在国内某知名视频网站上,几个以《全球最畅销飞碟玩具》作为标题的宣传视频点击量同样不低。UFO的大热无疑为其产品的销售带来最直接的带动和影响。

暴力游戏对年轻人是否具有不良影响一直是社会讨论的热点。近日,外媒gamerant报道称,巴西议员提交了一项针对暴力游戏的新法案。

研究者与当地一家新闻电视台合作,并利用其Facebook公共主页上的4万名网友作为实验对象进行了研究。在2012年12月到2013年4月期间,研究共随机发布了70个有关政治话题的帖子,这些帖子可以被分为三大类,即:

外星人还没有正式出现在地球上,就已经被地球人消费了。随着最近几年世界各地频发UFO目击事件,铺天盖地的是大堆加以佐证的视频和图片。真真假假背后,不容忽视的现实却是,一个紧紧围绕“外星文化”展开的庞大产业初具轮廓。

据了解,该法案规定游玩暴力类游戏的公民将会面临3至6个月的有期徒刑;开发、传播、售卖、转手暴力游戏的玩家将被罚款;对那些帮助其他玩家获取暴力游戏的人,则将以诱导暴力犯罪的罪名进行惩处;若这些“犯罪行为”在互联网或大众媒体上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还将加倍处罚。

  1. 有知名记者参与讨论的帖子;
  2. 有电视台的网络团队成员参与讨论的帖子;
  3. 没有任何新闻工作者参与讨论的帖字。

UFO满天飞

对此,网友是这样评价的:

随后,研究人员对这70个帖子的2403条评论进行了内容分析,分析重点是看评论中是否用语文明、切合主题、包含确切的提问以及给出证据支持。结果发现,在有知名记者与网友互动的评论中,评论所使用的语气受到了明显的影响——网友的不文明言论减少了17%,且引用相关证据的比例增加了15%。

8月6日,国内某知名视频网站上,一个名为《广州582公交车上UFO高清抓拍》的视频首次现身。

不过,巴西并不是唯一反对暴力游戏的国家。2018年,在一起导致17人死亡的校园枪击案发生后,美国将暴力电子游戏称为数十年来美国学校枪击案的诱因之一,白宫公开了剪辑了多部射击游戏片段的视频,认为是这些游戏让人们失去了理智,所以才会在现实世界中开枪杀人。

近期的研究,特别是对评论部分的审查研究发现,评论会分化人们对一条新闻的观点,也会影响他们对新闻的解读。该研究的目的在于为提高新闻网站的评论质量提供解决方案。研究者之一,德克萨斯大学的娜塔莉·斯特劳德表示:“鉴于许多新闻网站都设有评论功能,且最近的调查也显示评论功能不会被取消,我们想确认哪些策略可以影响网友的评论。理论上来说,我们的研究认为让记者参与进去是有用的。”(编辑:球藻怪)

视频全程只有4秒多,但很清晰,一个美国科幻片里常见的飞碟状物体,出现在上空。视频中呈现的物体颜色为灰白色,底部有6台“推进器”,拍摄地点显示是在岑村公路附近。视频中唯一的话语是拍摄者说了句:“我现在拍下来。”

www.89677.com 1

文章题图:weknowmemes.com

事隔短短23天,8月30日,网上又出现一个名为《广州岑村巨型UFO 飞碟抓拍》的视频。而这一次,终于彻底刺激了网友敏感的神经——

然而,国外多数研究指出电子游戏与暴力之间没有正相关的因果关系。

第二个视频共30秒,这个飞碟状物体又再次出现在广州岑村池塘上空。飞碟状物体由远及近飞来,一度离水面非常近,最后一个镜头更是一个大特写,连飞碟底座的灯都看得清清楚楚。在这个视频中,出现了多名观众惊呼的声音。

在《今日美国》的一篇报道里,维拉诺瓦大学的心理学家Patrick Markey提到:有严重暴力行为的男性,实际上比一般男性玩暴力电子游戏还要少。只有20%的校园枪击案凶手玩这类电子游戏,80%的枪击犯对暴力游戏并没有兴趣。

这个视频后经网友“三好青年RO-COCO”在微博发布后,短时间内被转载了8万多次,评论达数万条。

英国牛津大学副教授Andrew K. Przybylski与卡迪夫大学资深讲师Netta Weinstein于在英国皇家学会网站(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共同发表的文章也支持了这个观点。

短短几小时过后,第一个分析帖高调现身。

他们针对这项研究找来了1004位青少年,一半男性一半女性,年龄分布在14~15岁,曾适度玩过暴力电子游戏,且在平日平均花上2小时在游戏的孩子们来进行。研究结果表示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暴力电子游戏会影响攻击性行为。

在这篇名为《广州582公交车高清UFO》的分析帖中,发帖人自称是一个专业从事摄像后期制作的工作人员,其用专业的口吻逐一解读了该视频:一.镜头感、视觉差配合得天衣无缝;二.前后景合成全无破绽;三.市民频繁推拉变焦情况;四.材质纹理异常真实。

德克萨斯大学经济学家Michael Ward与两名同事得出了一个更加有趣的结论:暴力游戏销量增长时,现实生活中的犯罪率却下降了,尤其是暴力犯罪的犯罪率。

最后,该网友得出结论:“视频应该是真实的,要是国人有能力做出这种水平的短片,那科幻特效就轮不到好莱坞一家独大了。”

不过,虽然有多项研究表明暴力游戏并不会增加人们的暴力行为,长时间玩暴力游戏也并不会让人的情感变得“麻木”,但是这些研究结果并没有改变人们对暴力游戏的看法。

如此专业的判断,迅速得到了大批网友的支持。

2019年2月,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议员Chin Quinn,提出了对暴力游戏加收10%的税的提案。该议员称,游戏是校园暴力事件增加的原因之一,应该对游戏评级为M或者是AO的游戏加税,并通过加税把更多的钱用于校园枪击案的预防等方面。

在视频发布13小时后,知名民间科普组织松鼠会也站出来说话,但提出的却是跟上述发帖人截然相反的观点。

巴西针对暴力游戏的法案也还在讨论阶段,尚未进行投票表决。但是,假使该法案真正通过,对巴西游戏产业可能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之后几天,各路媒体和专家纷纷介入。有媒体甚至亲赴当地寻找目击者,而动漫专家、电视台制作人、中科院等专家教授也从各角度对视频进行了分析。

不管是把游戏当作“毒蛇猛兽”、还是认为游戏是“暴力”的罪魁祸首的人,对游戏行业来说,都是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除此之外,8月20日,我国多个地方的目击者声称自己看到了UFO,一时间产生了大量的UFO图片和视频材料。没想到仅一个月之隔的9月26日,我国再次出现奇异UFO事件……

几乎每一个目击者都声称自己提供的证据绝无半点造假,事实是否真如他们所言,UFO们竟然集体选择在今年探访中国?

UFO的飞行逻辑

试想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有确切证据的UFO记载少之又少,为何一直到商业文明突飞猛进的近十几年,这样的事件才开始层出不穷?

“这不可能只是出于个人兴趣,而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眼球炒作!”

当记者联系到国内知名网络营销策划师艳影帝,对于本次UFO事件,他毫不犹豫地给出了这样的结论。

仔细观察这次UFO传播事件,的确能从中发现诸多人为操作的痕迹。

据艳影帝透露,任何炒作行为都必须要遵循一个原则,即假定事件或人物真实存在。只有在确定了这一点过后,才能产生争议的焦点。如果一开始就能明确知道事情有假,事件也就缺乏了讨论的意义。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艳影帝曾受相关方委托炒作今年中国达人秀亚军“菜花甜妈”,因为如今的观众对于完全出身草根的明星具有天生的好感,但如何证明呢?就让她去卖菜,那怕是只卖一天,只要把她在卖菜时的视频拍摄下来作为证据上传,基本上就能在第一时间赢得网民的信任。之后当然会有几个回合的真假之辨,这恰恰是炒作方希望得到的结果,毕竟有讨论才预示着炒作行为成功的可能性。

这事实上构成了事件炒作的第一环,这一环上潜伏着大量的推广公司,他们作为事件内容和证据的生产者,承担的是制作素材、第一时间发布及初期人气维护的功能。

跟事件炒作相比,炒作人物的利润来源更直接,不仅仅是被炒作者需要支付炒作费用,业内如尔玛一样的推广公司在炒红了人物之后,还会参与人物的商业活动从中赚取经纪费。

但一个UFO视频中间未植入任何的商业信息,又如何获取利润?

曾震惊中外的“罗斯维尔事件”为我们提供了其中一条参考路径:一名自称是美军摄影师的人,将号称是以16毫米柯达黑白胶片拍摄的90分钟现场纪录片以十万美元卖给了英国影片发行人雷?桑蒂利,并将之翻制成录像带,卖给各国各地电视台。当然,事后被证明这纯粹是一个骗局。

当然,要想做到直接卖片子版权挣钱,对于技术和制作成本的要求过高,而普通的公司或者个人根本无法达到足以乱真的效果。另一种形式的商业合作应运而生。

2008年3月,一个浑身散发着蓝色光芒的飞行体出现在杭州萧山地区上空,一个小时后,名叫“猪猪”的网友在某论坛上发布了自己目击UFO的帖子,随帖还上传了多张照片,之后出现了跟本次UFO视频事件类似的讨论局面。就在大家为照片真假争论不休之际,某地产商果断站出来辟谣称照片中所示“UFO”实为他们公司用来宣传的夜光热气球。

这成为当下事件炒作的一条普遍路径,也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埋单”效应,当一个事件炒火之后,谁站出来埋单,谁就能最大程度上吸引住眼球。当然,这些埋单者即是藏在推手公司幕后的客户。

果不其然,就在《广州岑村巨型UFO 飞碟抓拍》视频发布后第七天,一个名为“广州蜕变设计”的视频制作工作室站出来为视频埋单。

本刊记者联系到了这两个UFO视频的制作者廖光华,对于该UFO视频,廖光华的说法是:“完全出于个人兴趣。”这样一个视频,制作时间不到一天,无论是从制作难度还是制作成本上讲,绝对不值一提。

作为整个事件中最靠近真相的一环,事实是否真如廖光华所言,只是一场自娱自乐的小把戏?如果不是,那么接下来要站出来埋单的商家又会是谁?

藏在深处的庄家

事实却是,据相关机构统计,截止到目前,全球共发生过大约11万起有“证据”的UFO事件,这个数字并以平均每年1000起的数量递增。而其中90%以上被揭穿假相,其间既没有植入任何商业信息,最终又无商家站出来埋单,那么这些制作方炒作UFO的动机又是什么?

有利益,才会有动机。

要找到答案,或许我们应该换个角度先分析UFO事件炒热之后,最终获得利益的是那些人。

记者在搜索引擎上键入“UFO”,出现结果最多的除了各式各样的UFO目击新闻,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外星玩具厂商广告,就在国内某知名视频网站上,几个以《全球最畅销飞碟玩具》作为标题的宣传视频点击量同样不低。UFO的大热无疑为其产品的销售带来最直接的带动和影响。

而在文化产业领域,大凡贴上“外星人、UFO”标签的电影和书籍必定受到市场热捧,远到上世纪推出的《外星人ET》,近到刚刚上映的《牛仔和外星人》,外星题材下诞生的票房冠军不胜枚举。

就在2009年11月,电影《2012》上映期间,艳影帝所在的机构曾受到湖南省院线的联合委托,在湖南省范围内进行电影宣传。当时他们进行了为期15天的炒作,但整个炒作过程完全未提到电影《2012》。

“如果是明显的宣传,民众总是会产生天然的抵触,到最后极有可能得不偿失。当时我们主要是充分营造对于‘世界末日’的舆论焦点,吸引和挖掘广大市民的好奇心,而这个时候,市民自然而然会对一切跟‘世界末日’挂钩的事情产生兴趣,电影在此时上映,必然能收获更好的票房。”艳影帝跟记者解释。

这样一场推广的费用大概是50万元。事后据院线方统计,这样一场炒作过后,在湖南省范围内大约拉动了2000多万元的票房。

而据艳影帝透露,大多数UFO事件的炒作更多的其实是一些地方景区在推动。搜索大量的UFO素材,我们发现绝大部分视频是以《某景区惊现外星人UFO》作为标题。“现在各大城市都积极推广旅游,因为旅游是直接可以带动城市的多项发展及消费。而UFO成为吸引游客好奇心最有效的噱头——毕竟谁都希望自己能在UFO曾经出现过的地方成为新的目击者。”

这种地方幕后授意炒作的方式其实在欧美地区早已司空见惯。

美国是UFO最盛行的国家,而美国62号街区如今就以外星人及飞碟纪念品出名,51号地区更是因盛传其保存有外星人的遗骸而成为新崛起的旅游胜地。新墨西哥州的罗斯威尔甚至将外星人文化打造成为城市标签,一直享有“UFO之都”的美誉。

这些人或组织事实上构成了整个事件炒作的第二环,他们长期潜伏在事件背后,授意推广公司维护舆论走向,承担整个炒作事件需要的花费。他们才是推广公司幕后的操控者,同时也是整个事件最大的获利者,但大多数情况下,参与讨论的民众全然感觉不到他们存在。

然而,即便是有商家甚至不止一个商家在幕后操作,商家的信息被公众所知晓了之后,是否就意味着这样的炒作完整实现了跟商业的对接? 2

产业寄生者

作为炒作的出资方和控制者,庄家最大程度地利用炒作结果带来的价值自然无可厚非。

但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却为这样一场炒作提供了另一种生长模式。

一旦炒作启动,单凭推广公司以及无法形成有效互动的水军,根本无法完全控制舆论的走向。这个时候,那些密集寄生在产业链条末端的分散力量则轮番登场,共同构成整个产业链条的第三环。

UFO研究会的存在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

目前国内几乎每个省会都至少存在一个UFO研究会,性质均属于民间组织。北京、山西、上海等地的UFO研究会是其中的佼佼者。

记者辗转联系到了山西UFO研究会的资深会员范锐,其关注UFO事件已长达十年时间。而这样的研究协会只需要有固定办公地点、50名以上固定会员,即可到市级以上民政局申请注册,拿到合法组织的认证资格。

而研究会的主要资金来源则是会员缴纳的每年20元~100元不等的会费。范锐在采访中曾多次向记者抱怨“资金相当短缺”。与之相对应的是,研究会除了要承担每月组织讨论的会议成本、每年参加一次国家举行的“科技宣传日”等活动的花费之外,还要定期出版发行内刊,单凭会员缴纳的会费自然是捉襟见肘。

如何创收,成为大多数UFO研究会需要面对的难题。

网络UFO研究会一位不愿具名的会员私下跟记者透露,目前很多UFO研究会在会员义务上都有着这样一条明文规定:定期写作高质量的以UFO作为题材的文章。

相比普通的网络水军,这些会员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大多数对于当下发生的UFO事件都有着各自独到的看法——而这些定期被要求撰写出来的文章,则成为在UFO事件讨论中频频出现的“技术分析帖”的来源。借此吸收发展更多会员,收取会费则成为他们最直接的回报。

一般情况下,这样的文章通常会流向下一个接棒者——UFO网站。

UFO研究会与UFO主题网站之间同样存在相互寄生的关系:由于资金问题,UFO研究会根本无力承担网站建设及维护所需的资金压力,其文章又急需发布的出口,UFO网站能提供研究会需要的成果展示平台。作为回报,各地研究会高质量的内容更新、大量的活跃会员成为UFO网站吸引广告商的一大筹码。

就在国内某知名UFO网站的主页上,记者留意到,这里的内容更新频率极快,其下属论坛上一个普通帖子的点击量也可达到上千的数量级。而点开其中的每一个网页,在醒目的右侧广告栏中,总是会有天文望远镜、UFO模型等周边产品的销售链接。

此外,视频网站因其长期稳定的超高流量,也在其中扮演着一个相当重要的角色。几乎所有涉及到UFO的视频都是首发在诸如优酷、土豆等视频门户网站上。而这样的视频因为题材的猎奇性,往往能为网站带来极高的流量,因而常常会被网站方主动放到视频推荐位,而流量又能直接转化为广告筹码。据艳影帝透露,目前优酷网在每个视频开播前缓冲时间播放的广告价码已经高达80万元每天。

这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产业链的上游是隐藏在深处的庄家,他们作为炒作的发起者和出资方,最大程度地享受炒作带来的好处;推广公司成为内容制造者及初期传播者,获取推广费用及承担舆论可能施加的各种负面声音;视频网站成为展示平台;民间研究会负责引导舆论,提供分析素材;专业论坛则提供口水战场。

可即便如此,就真的意味着一切都万事俱备了?

最后的推手

就在岑村UFO视频最火热的那两天,记者留意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在微博集中注册了大量以“UFO、外星”等关键字作为ID的微博账号,其中一个叫“搜索外星人”的账号仅仅发布了4条微博,就收获了数万粉丝。这样一个账号,之后无论是自己经营,还是卖到推广公司,都将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而这一切,当然全靠粉丝捧场。何以见得粉丝就必然会对UFO事件加以关注?带着这样的疑问,于是有了《商界》记者跟国内知名推广公司“第一推手”某员工的这样一段对话:

“为什么会选择UFO作为炒作对象?”——“因为UFO肯定能炒红。”

“为什么这么有把握?”——“因为现在的网民很无聊很浮躁,出点事就想出来骂,而越来越多的UFO造假曝光,恰恰为网民提供了足够的骂点,当然有人骂就有人捧,这就形成了所谓互动。”

说到底,一起炒作要想成功,能否最大程度地刺激民众神经才是决定性因素。滔滔民众的猎奇心理成为今天UFO满天飞的最后推手。

这就类似于目前大量存在的农产品炒作,一旦有人带头,各方力量则会自发加入到炒作行列,并根据各自对于整个炒作事件的贡献获取不等的好处。而大多数情况下,民众的反应往往是一边开骂一边忙着囤货。

跟传统的事件炒作相比,UFO的炒作更具隐蔽性,庄家乐于出钱、民众乐于参与。即便揭穿真相,承担负面声音的往往是站在最前面的推广公司,全然与商家无关。——担负骂名恰恰成为推广公司承接下一单业务的资本。

至于UFO到底是否真实存在,早已不是重点。频发的炒作事件背后透射的是整个商业时代的集体浮躁,商家千方百计从各个领域拉开可供口水的素材,民众或捧或摔自得其乐。而事实本身如何,对于盘踞在整个链条上的利益方而言并不重要,他们的目的仅仅是收获利润;对于芸芸看客而言,更不重要,他们图的顶多也就是看个热闹。

1

在搜索引擎上键入“UFO”,出现结果最多的除了各式各样的UFO目击新闻,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外星玩具厂商广告,就在国内某知名视频网站上,几个以《全球最畅销飞碟玩具》作为标题的宣传视频点击量同样不低。UFO的大热无疑为其产品的销售带来最直接的带动和影响。

外星人还没有正式出现在地球上,就已经被地球人消费了。随着最近几年世界各地频发UFO目击事件,铺天盖地的是大堆加以佐证的视频和图片。真真假假背后,不容忽视的现实却是,一个紧紧围绕“外星文化”展开的庞大产业初具轮廓。

UFO满天飞

8月6日,国内某知名视频网站上,一个名为《广州582公交车上UFO高清抓拍》的视频首次现身。

视频全程只有4秒多,但很清晰,一个美国科幻片里常见的飞碟状物体,出现在上空。视频中呈现的物体颜色为灰白色,底部有6台“推进器”,拍摄地点显示是在岑村公路附近。视频中唯一的话语是拍摄者说了句:“我现在拍下来。”

事隔短短23天,8月30日,网上又出现一个名为《广州岑村巨型UFO 飞碟抓拍》的视频。而这一次,终于彻底刺激了网友敏感的神经——

第二个视频共30秒,这个飞碟状物体又再次出现在广州岑村池塘上空。飞碟状物体由远及近飞来,一度离水面非常近,最后一个镜头更是一个大特写,连飞碟底座的灯都看得清清楚楚。在这个视频中,出现了多名观众惊呼的声音。

这个视频后经网友“三好青年RO-COCO”在微博发布后,短时间内被转载了8万多次,评论达数万条。

短短几小时过后,第一个分析帖高调现身。

在这篇名为《广州582公交车高清UFO》的分析帖中,发帖人自称是一个专业从事摄像后期制作的工作人员,其用专业的口吻逐一解读了该视频:一.镜头感、视觉差配合得天衣无缝;二.前后景合成全无破绽;三.市民频繁推拉变焦情况;四.材质纹理异常真实。

最后,该网友得出结论:“视频应该是真实的,要是国人有能力做出这种水平的短片,那科幻特效就轮不到好莱坞一家独大了。”

如此专业的判断,迅速得到了大批网友的支持。

在视频发布13小时后,知名民间科普组织松鼠会也站出来说话,但提出的却是跟上述发帖人截然相反的观点。

之后几天,各路媒体和专家纷纷介入。有媒体甚至亲赴当地寻找目击者,而动漫专家、电视台制作人、中科院等专家教授也从各角度对视频进行了分析。

除此之外,8月20日,我国多个地方的目击者声称自己看到了UFO,一时间产生了大量的UFO图片和视频材料。没想到仅一个月之隔的9月26日,我国再次出现奇异UFO事件……

几乎每一个目击者都声称自己提供的证据绝无半点造假,事实是否真如他们所言,UFO们竟然集体选择在今年探访中国?

UFO的飞行逻辑

试想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有确切证据的UFO记载少之又少,为何一直到商业文明突飞猛进的近十几年,这样的事件才开始层出不穷?

“这不可能只是出于个人兴趣,而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眼球炒作!”

www.89677.com,当记者联系到国内知名网络营销策划师艳影帝,对于本次UFO事件,他毫不犹豫地给出了这样的结论。

仔细观察这次UFO传播事件,的确能从中发现诸多人为操作的痕迹。

据艳影帝透露,任何炒作行为都必须要遵循一个原则,即假定事件或人物真实存在。只有在确定了这一点过后,才能产生争议的焦点。如果一开始就能明确知道事情有假,事件也就缺乏了讨论的意义。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艳影帝曾受相关方委托炒作今年中国达人秀亚军“菜花甜妈”,因为如今的观众对于完全出身草根的明星具有天生的好感,但如何证明呢?就让她去卖菜,那怕是只卖一天,只要把她在卖菜时的视频拍摄下来作为证据上传,基本上就能在第一时间赢得网民的信任。之后当然会有几个回合的真假之辨,这恰恰是炒作方希望得到的结果,毕竟有讨论才预示着炒作行为成功的可能性。

这事实上构成了事件炒作的第一环,这一环上潜伏着大量的推广公司,他们作为事件内容和证据的生产者,承担的是制作素材、第一时间发布及初期人气维护的功能。

跟事件炒作相比,炒作人物的利润来源更直接,不仅仅是被炒作者需要支付炒作费用,业内如尔玛一样的推广公司在炒红了人物之后,还会参与人物的商业活动从中赚取经纪费。

但一个UFO视频中间未植入任何的商业信息,又如何获取利润?

曾震惊中外的“罗斯维尔事件”为我们提供了其中一条参考路径:一名自称是美军摄影师的人,将号称是以16毫米柯达黑白胶片拍摄的90分钟现场纪录片以十万美元卖给了英国影片发行人雷?桑蒂利,并将之翻制成录像带,卖给各国各地电视台。当然,事后被证明这纯粹是一个骗局。

当然,要想做到直接卖片子版权挣钱,对于技术和制作成本的要求过高,而普通的公司或者个人根本无法达到足以乱真的效果。另一种形式的商业合作应运而生。

2008年3月,一个浑身散发着蓝色光芒的飞行体出现在杭州萧山地区上空,一个小时后,名叫“猪猪”的网友在某论坛上发布了自己目击UFO的帖子,随帖还上传了多张照片,之后出现了跟本次UFO视频事件类似的讨论局面。就在大家为照片真假争论不休之际,某地产商果断站出来辟谣称照片中所示“UFO”实为他们公司用来宣传的夜光热气球。

这成为当下事件炒作的一条普遍路径,也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埋单”效应,当一个事件炒火之后,谁站出来埋单,谁就能最大程度上吸引住眼球。当然,这些埋单者即是藏在推手公司幕后的客户。

果不其然,就在《广州岑村巨型UFO 飞碟抓拍》视频发布后第七天,一个名为“广州蜕变设计”的视频制作工作室站出来为视频埋单。

本刊记者联系到了这两个UFO视频的制作者廖光华,对于该UFO视频,廖光华的说法是:“完全出于个人兴趣。”这样一个视频,制作时间不到一天,无论是从制作难度还是制作成本上讲,绝对不值一提。

作为整个事件中最靠近真相的一环,事实是否真如廖光华所言,只是一场自娱自乐的小把戏?如果不是,那么接下来要站出来埋单的商家又会是谁?

藏在深处的庄家

事实却是,据相关机构统计,截止到目前,全球共发生过大约11万起有“证据”的UFO事件,这个数字并以平均每年1000起的数量递增。而其中90%以上被揭穿假相,其间既没有植入任何商业信息,最终又无商家站出来埋单,那么这些制作方炒作UFO的动机又是什么?

有利益,才会有动机。

要找到答案,或许我们应该换个角度先分析UFO事件炒热之后,最终获得利益的是那些人。

记者在搜索引擎上键入“UFO”,出现结果最多的除了各式各样的UFO目击新闻,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外星玩具厂商广告,就在国内某知名视频网站上,几个以《全球最畅销飞碟玩具》作为标题的宣传视频点击量同样不低。UFO的大热无疑为其产品的销售带来最直接的带动和影响。

而在文化产业领域,大凡贴上“外星人、UFO”标签的电影和书籍必定受到市场热捧,远到上世纪推出的《外星人ET》,近到刚刚上映的《牛仔和外星人》,外星题材下诞生的票房冠军不胜枚举。

就在2009年11月,电影《2012》上映期间,艳影帝所在的机构曾受到湖南省院线的联合委托,在湖南省范围内进行电影宣传。当时他们进行了为期15天的炒作,但整个炒作过程完全未提到电影《2012》。

“如果是明显的宣传,民众总是会产生天然的抵触,到最后极有可能得不偿失。当时我们主要是充分营造对于‘世界末日’的舆论焦点,吸引和挖掘广大市民的好奇心,而这个时候,市民自然而然会对一切跟‘世界末日’挂钩的事情产生兴趣,电影在此时上映,必然能收获更好的票房。”艳影帝跟记者解释。

这样一场推广的费用大概是50万元。事后据院线方统计,这样一场炒作过后,在湖南省范围内大约拉动了2000多万元的票房。

而据艳影帝透露,大多数UFO事件的炒作更多的其实是一些地方景区在推动。搜索大量的UFO素材,我们发现绝大部分视频是以《某景区惊现外星人UFO》作为标题。“现在各大城市都积极推广旅游,因为旅游是直接可以带动城市的多项发展及消费。而UFO成为吸引游客好奇心最有效的噱头——毕竟谁都希望自己能在UFO曾经出现过的地方成为新的目击者。”

这种地方幕后授意炒作的方式其实在欧美地区早已司空见惯。

美国是UFO最盛行的国家,而美国62号街区如今就以外星人及飞碟纪念品出名,51号地区更是因盛传其保存有外星人的遗骸而成为新崛起的旅游胜地。新墨西哥州的罗斯威尔甚至将外星人文化打造成为城市标签,一直享有“UFO之都”的美誉。

这些人或组织事实上构成了整个事件炒作的第二环,他们长期潜伏在事件背后,授意推广公司维护舆论走向,承担整个炒作事件需要的花费。他们才是推广公司幕后的操控者,同时也是整个事件最大的获利者,但大多数情况下,参与讨论的民众全然感觉不到他们存在。

然而,即便是有商家甚至不止一个商家在幕后操作,商家的信息被公众所知晓了之后,是否就意味着这样的炒作完整实现了跟商业的对接? 2

编辑:互联网 本文来源:评论里又开始掐架了,玩游戏要坐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