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ww.89677.com > 科技产品 > 正文

拉丁美洲研究的现状与反思,为拉美国家经济提

时间:2019-11-17 04:34来源:科技产品
拉丁美洲研究的现状与反思,为拉美国家经济提供腾飞的翅膀。新世纪以来,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的加快,拉丁美洲与加勒比海地区在中国整体外交布局中的地位日益提升。近

拉丁美洲研究的现状与反思,为拉美国家经济提供腾飞的翅膀。新世纪以来,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的加快,拉丁美洲与加勒比海地区在中国整体外交布局中的地位日益提升。近年来,中拉国家元首互访频繁,中拉关系驶入“快车道”。中拉关系的持续升温和中国学界对地区国别研究的愈益重视,共同推动了中国拉美研究的积极快速发展。

www.89677.com 1

人民网4月18日电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于4月底在北京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郭存海接受了人民网记者的专访表示,历经近六年的变迁和发展,“一带一路”倡议在拉美政界、企业界、媒界、学界均引起高度关注。此次“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对拉美国家来说,是一种普遍的期待,许多拉美国家领导人也将抵京共襄盛举。

一般而言,国际关系研究和地区国别研究是国际问题研究的两大有机部分,犹如“一体两翼”。前者是在综合各类地区现象共性特征的基础上致力于揭示一般性、普遍性规律;后者则致力于区域国家的地方性、精细化和个别性研究,旨在深入了解地区规律,为国家制定更为精确的对外战略提供现实指导。

2018年9月7日,应世界历史研究所拉美史特殊学科的邀请,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国际关系系主任王翠文副教授在世历所作题为“新世纪以来中拉关系研究的主要议程与学术争辩”的学术报告。报告由学科负责人王文仙研究员主持。世历所亚非拉美史研究室、古代中世纪史研究室、图资室等处室的人员参加了报告会。

“为拉美很多国家的经济发展提供腾飞的翅膀”

在新的起点上,加强拉美的地区国别研究,既有利于构建中国特色的国际问题研究体系,又有利于“一带一路”倡议与拉美战略对接,具有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在新的形势下,检视当前拉美地区研究的现状与不足,有助于提升中国拉美研究的规模、层次和质量。

在报告中,以梳理21世纪以来国内学界有关中拉关系研究的成果为基础,王老师结合自身科研体会,运用国际关系理论,从经济依存性、政治战略合作和文化观念认知三个方面深入分析了既有成果的研究议题及其内在的逻辑关系,让人耳目一新。

道路通,百业兴;货路通,万商集。目前,中国是拉美第二大贸易伙伴,拉美成为仅次于亚洲的中国海外投资第二大目的地。2018年前三季度,中国与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国家的贸易额同比增长了20%,达到2286亿美元。现有超过两千家中国公司在拉美地区设立驻点,创造了180多万个就业岗位。

加强“自下而上”研究路径

王老师首先回顾了2000年以来中拉关系的三个跨越性发展阶段。2004年和2008年胡锦涛主席两次出访拉美,中拉关系完成了第一个阶段由贸易主导的跨越式发展。2008年中国颁布第一份对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政策文件,从战略高度确定了中国对拉美地区外交关系的总体规划。中拉经贸关系形成了贸易、投资和金融三大引擎共同发力的完整格局,中拉关系实现了第二个阶段的历史性跨越。习近平主席六年四次访问拉美地区,以高层互动的政治力量推动中拉关系完成了第三个阶段的重大转型。目前,中拉的整体合作进程从经济主导向全方位的战略合作升级。

郭存海谈到,“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各类基建项目“为拉美很多国家的经济发展提供了腾飞的翅膀”,“地区民生改善的水平也非常明显”。根据联合国拉美经委会测算,中国经济每增长1%,将带动拉美经济增长0.5%。设施联通和资金融通在拉美颇见成效,使“一带一路”合作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与社会意义,这也是拉美国家和人民期待的务实合作。

当前,高校和智库中的拉美研究机构在数量上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态势。中国第一所专门从事拉美地区研究的机构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在全国高校和智库内专门从事拉美研究的机构凤毛麟角。出于服务于中国总体外交的需要,2011年中国教育部发起“国别和区域研究培育基地”项目,各高校普遍加大了对区域国别研究的重视程度,拉美研究也随之迎来“春天”。2015年“中国—拉共体论坛”首届峰会的召开,标志着中拉整体合作顺利起航,进一步推动高校发展拉美研究的热忱。目前,中国高校已有60个拉美研究中心,在数量上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随着中拉关系重要性的不断提升,国内学界出现了“拉美研究热”和“中拉关系研究热”,学者们在中国对拉美国家外交的驱动力量、外交目标以及中拉关系的主要挑战与对策等问题上见仁见智,形成了中拉关系研究视角有别、但整体认识较为一致的总体特点。王老师认为,学者就有关中拉经济依存性的研究大致形成了三种观点:经济自由主义理论视角下对经济相互依存推动合作持积极乐观的看法;现实主义理论视角下强调经济相互依存带来的贸易冲突和纷争;马克思主义理论视角下寻求经济相互依存与依附之间的折衷与突破。随着近些年中国在拉美地区的国际合作重点从经济议题向战略合作转向,在中国构建全球的全面战略合作伙伴体系中,拉美地区国家占到近四分之一,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关注中拉政治关系以及其中的“美国因素”,并强调三边关系的不对称性。王老师指出,中国的发展模式对拉美国家产生吸引力,成为中国在拉美地区构建软实力的来源;中拉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经济超前,文化滞后,造成拉美地区对中国的消极认知。在文化观念认知方面,围绕如何增信释疑,学者们提出加强文化交流、提高政治能力和战略能力、实施明智的外交政策和寻求集体共识等思路。“人类命运共同体”贯彻了中国新一届领导人的外交理念,使中拉政治互信找到了历史与未来共识的交汇点。

越来越多的拉美国家正成为“一带一路”合作的重要参与方,在构建中拉命运共同体的征程中发挥重要作用。截至目前,已有17个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国家与中国签订了“一带一路”共建协议。郭存海提到,拉美国家拥有共同的历史文化背景,但个体差异也不容小觑;同时,由于中国和拉美地区在地理位置方面凸显的差异,倡议被充分理解尚有提升空间。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时,应兼顾普遍性与特殊性,增进政策沟通与互信理解,让更多的拉美国家和人民看到务实的合作,尝到发展的“甜头”。

然而,除了当前“自上而下”的官方推动路径之外,拉美研究也需要“自下而上”的研究动员机制。加强拉美研究,高校层面应充分激发教师的研究积极性,在论文发表和考评机制上对地区国别研究予以适当变通。一方面,一些研究中心没有严肃的学术出版物,一些学术活动成果难以“落地”。另一方面,在有实力开展学术研究活动的机构中,尚缺乏有力的学术期刊等成果发表平台。

报告结束后,与会学者分别就国内中拉关系研究中存在的问题和理论创新、中美在拉美基础设施建设的区别、特朗普政府的拉美政策等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人文交流硕果累累 为中拉关系新发展提供动力

加强国别研究能力

(拉美史学科杜娟 供稿)

2013年以来,中国领导人就加强中拉关系和各领域合作提出一系列重大倡议和举措,赋予中拉关系新的发展目标和发展动力。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带动下,中拉教育领域交流、流动性研究项目以及教育部门和教育机构间合作也更加日新月异。

拉美领土面积逾2000万平方公里,人口规模近6亿,有33个国家和地区,是世界上发展中国家最为集中的大陆之一。拉美各国国情千差万别,既有巴西、墨西哥这样人口过亿的新兴大国,也有加勒比海地区人口不足百万的“弹丸岛国”。当前,学界对地区宏观性、一般性议题研究较为深入,如拉美地区一体化、左右翼政党执政周期、区位投资优势、“中等收入陷阱”、资源民族主义、基础设施瓶颈等议题;但对地区中观和微观层面的关注度较少,社会性实践和田野调查尤为匮乏。区域国别研究不能仅研究一般性现象,还应从一国的国家发展竞争力、国内政治经济走向等角度出发,在内外一体的研究视角下孜孜以求。

十年前,中拉关系开始加速升温,郭存海认为,中拉合作硕果累累。首先,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的西葡语教育出现“井喷式”发展,截至2018年,中国大陆地区开设西班牙语专业的院校已超过100所,这一数字是1999年的8倍之多;同期开设葡萄牙语专业的院校也从2所骤增至30多所,增速更是惊人。其次,拉美地区或国别研究机构如雨后春笋,蓬勃而出。自2010年教育部启动“区域和国别研究培育基地”计划,特别是2015年颁布《国别和区域研究基地培育和建设暂行办法》以来,中国的拉美研究中心建设疾速发展。截至2018年,中国已有近60个致力于拉美地区或国别的研究中心,其中约70%是过去五年新成立的。

www.89677.com,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旧有的拉美历史与概况研究已不能适应新形势的需要,深入研究拉美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方面情况尤为迫切。从中国全球伙伴关系网络体系的构成看,中国已与拉美地区的巴西、委内瑞拉、墨西哥、阿根廷、秘鲁、智利、哥斯达黎加、厄瓜多尔、乌拉圭和玻利维亚等10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对上述很多国家的中微观研究都落后于外交实践的需要。此外,对中美洲和加勒比海的研究几乎处于空白状态。目前,巴拿马、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安提瓜和巴布达等国都已经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共建协议,但中国学界对这些国家的情况还知之甚少。因而,学界亟须加强具有针对性的国别研究。

古道新程。拉美作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自然延伸,“一带一路”倡议书写着中拉合作的新格局。郭存海指出,“海上丝绸之路”和“空中丝绸之路”是中拉开展“一带一路”合作的特色与广阔空间。中拉双方不仅仅可以完成基建项目的合作,也不单纯停留在农产品或是海产品的进出口贸易往来,更可以向高附加值的海洋产业和科技产业发展,为贸易融通赋予更丰富的内容。

兼顾定性研究和定量研究

郭存海还强调,“互学互鉴”作为丝路精神的核心元素之一,也是未来中拉开展“一带一路”合作需要践行的一项重要内容。“中国和拉美都是发展中国家,没有高低优劣之分,在平等的基础上相互交流、分享、学习成功的经验,真正实现合作的共赢”。

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是社会科学领域中两种基本的研究方法。前者通过挖掘问题、理解事件、分析人的言行来对现象进行“质”的研究;后者则运用量化统计对特定研究对象进行“量”的检验和分析,具有探索性、精确性和预测性等特点。当前,中国学界的研究多偏重于运用定性研究的方法寻找社会现象或事物的矛盾变化规律。定性分析虽然便于操作,但其结果往往有较大的主观性,缺乏精确性和预见性。例如,在研究“中国在拉美地区的经济影响力在何种程度上转化为政治影响力”等问题时,定性分析往往难以胜任,需要采用定量分析予以研究。

在定量研究方面,美国学界成果突出,值得中国借鉴。例如,美国范德堡大学创建的“拉美公共舆情研究项目”,对拉美30多个国家的民意舆情进行量化调研,每年都出版数十篇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和政策报告,有超过30年的实操经验。中国学界在量化研究方面需要奋起直追,补齐短板。

加强“软实力”研究

新世纪以来,中拉关系经历了从小规模、低层次到大规模、高层次交流的跃升。目前,中国已经是拉美第二大贸易伙伴国和第三大投资来源国。中国学界对拉美国家的资源禀赋、经济潜力、区位优势等“硬实力”的研究较为深入,但对文化、价值观念、社会制度等“软实力”的研究却相对不足。

2014年,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共同打造“中拉命运共同体”的理论话语与发展愿景,将中拉关系的发展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历史高度。当前,中拉政治互信不断升级、经贸合作日益密切,但在人文交流层面却仍相对滞后。打造“中拉命运共同体”应注重中拉人文交流机制的构建,加强中国在拉美地区“软实力”建构的研究。“国之交在于民相亲”,夯实“中拉命运共同体”的民意基础需要加强中拉之间的人文交流,提升中国在拉美的“软实力”和国家形象,从而促进中拉整体合作的全面开展。

注重交叉学科研究

地区研究属于跨学科研究的交叉领域,涵盖政治、经济、社会、历史、文化、地理等多个人文社科领域。在中拉宏观发展总体向好的同时,中观和微观层面还有许多复杂的情况和难解的问题,单一的学科研究往往难以胜任。一方面,当前从事拉美研究的一些学者是外语专业出身,长于语言文学研究而短于国际问题研究;另一方面,各学科间的“壁垒效应”明显,研究者往往受制于自身的知识结构而难以跨越“鸿沟”。因而,拉美研究需要加速构建多学科交叉、综合立体的研究体系,打破政治与经济、内政与外交、经济与社会、社会与文化等之间的壁垒。

此外,研究拉美还要从不同的角度去分析思考,加强不同行业之间的交流碰撞。外交官强于从政策制定和外交实践角度思考,学者善于从历史规律和学理分析角度探究,记者擅长从田野调查和社会观察角度切入,企业家则倾向于从营商环境和投资角度分析。树立问题意识,多领域专家、学者、实践者从各自职业角度去观察研究拉美,本着相互探讨和借鉴的精神来交流,有助于提升中国拉美研究的总体水平。

综上所述,中国对拉美地区的研究还处在探索阶段,与美欧地区研究相比仍存在诸多“短板”。拉美是世界上与中国在距离、心理和认知上遥远的一块大陆,在拉美研究中,“抽象的概念多于具体的知识,模糊的印象多于确切的体验”。加强拉美研究,应注重建构“自下而上”的学者动员机制,强化定量研究与“软实力”研究,打破学科之间和行业之间的藩篱。作为一个全球性大国,中国正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加强对拉美地区的研究有助于更好地服务于中国对外开放战略的实施。

(本文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建设世界一流学科”科研项目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编辑:科技产品 本文来源:拉丁美洲研究的现状与反思,为拉美国家经济提

关键词: